讓天下沒有難辦的事兒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民幣貶值 三大壓力出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 2018-07-20 21:47   瀏覽: 5996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19日,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繼續貶值。離岸匯率甚至一度跌破6.8關口,為去年7月以來的首次,跌幅擴大至逾500點,盤中最高觸及6.8029 。從7月17日開始,離岸人民幣從6.70跌至6.80,3天時間連破10道關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岸匯率跌幅更大,截至7月19日16:30,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收盤報6.7734,較上一日下跌近600點,再創一年以來新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為重要的是,在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加速貶值之際,在岸與離岸的價差持續擴大,一度擴大近400點。兩岸匯率價差的持續擴大,說明當前人民幣貶值預期較強。目前,越來越多的觀點認為,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年內破7的概率較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民幣三大壓力乍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來若人民幣匯率繼續加速貶值,市場貶值預期持續惡化,央行也將大概率及時出手予以干預。但另一方面,考慮到昨日央行和銀保監會釋放的加大信貸投放的消息,“寬貨幣+緊信用”政策組合轉向為“寬貨幣+寬信用”,信用擴張重啟,貨幣環境將中性偏松,** 的貨幣政策正與美國的貨幣政策日益分化。在這種背景下,人民幣匯率進一步承壓,市場和貨幣當局將如何“角力”?前景不確定性加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壓力一:貶值預期強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觀察市場對人民幣匯率走勢預期的一個常用的風向標,就是CNH和CNY之間的價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** 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管濤表示,判斷市場預期是否分化首先可以通過看CNH和CNY之間的價差大不大,如果不斷擴大,意味著供求失衡比較嚴重,單邊貶值預期會增強。然后看這種價差的偏離是不是持續在一個方向,持續在一個方向,就視為一種單邊預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近幾日,CNH和CNY之間的價差持續擴大,一度擴大近400點,今日的價差也在大多數時間維持在200點以上。“這兩天境內外匯差比較大,因為離岸市場市場化程度更高、受管制少,通常更加代表市場真實意愿。”北京一大行外匯分析師對記者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壓力二:結售匯順差收窄近九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反映市場主體購匯、結匯意愿的銀行結售匯數據表現也不容樂觀。盡管今日** 外匯局公布的6月數據顯示,當月銀行結售匯順差131億元人民幣,為連續第三個月順差,但順差規模環比大降近九成。同期,銀行代客遠期凈售匯887億元人民幣。上述數據均顯示,受6月人民幣步入快速貶值通道以來,跨境資金流動形勢也出現微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在此之前,由于上半年人民幣匯率總體趨穩,跨境資金流動形勢向好。** 外匯局國際收支司司長王春英表示,總體來看,上半年我國外匯供求基本平衡,企業購匯意愿總體下降,外匯融資情況更趨平穩;結匯率有所上升,市場主體持匯意愿總體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隨著進入6月以來,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急轉直下,由上半年的升值變為快速貶值,并已全部回吐上半年的升值,下半年跨境資金流動形勢能否保持上半年的良好態勢,則值得繼續觀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壓力三:美元指數走勢預期分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目前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的定價機制,人民幣兌美元的走勢,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美元指數的走勢,即美元走強,人民幣就相應走弱;美元走弱,人民幣則相應走強。因此,美元指數的未來走勢,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至關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此,管濤表示,目前還不好判斷。現在市場上有不同看法。目前支持美元走強的因素,一是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的進度比較領先。不過,現在美國的利率水平已經1.75%,接近正常水平,預計加息已經進入尾聲。美國的兩年期和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水平的利差已經逐漸扁平化收斂,有觀點甚至認為,經濟周期已經接近尾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個因素來自歐洲等其他市場。因為外匯是一種貨幣和另一種貨幣的比價關系,去年美元弱勢,主要是因為歐洲經濟超預期。但是今年開局至今,歐洲經濟并不是特別理想,同時意大利、西班牙等出現政局動蕩,歐元下跌較多。未來不知道歐洲經濟是否會重拾升勢,歐洲政局動蕩能否緩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誠如管濤所說,目前市場對于美元指數的走勢預判缺失存在分化。不過,正是由于對美元走勢預期分化,亦有一種觀點認為,未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會成雙向波動走勢,只不過波動幅度會加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業應及時做好匯率套期保值,避免匯率"裸奔"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綜合目前市場的觀點看,大家對美元走勢預期分化,進而對人民幣匯率的看法不一,但當前認為會進一步貶值的聲音更為主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考慮到當前影響匯率走勢的國內外因素日趨復雜,人民幣匯率走勢的不確定性也在加大。因此,從更為務實角度講,進出口企業更理性保險的做法就是做好匯率的套期保值,而非賭匯率的單邊貶值或升值。尤其是那些賭人民幣單邊貶值的空頭勢力,見證了“811”匯改后央行的一系列操作后,應該知道貨幣當局手中的匯率管理政策威力不容小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近日就表示,人民幣匯率經過去年以來的調整,已進入雙向波動的合理區間,經濟基本面決定了其不存在大幅貶值的可能。作為一個逐漸國際化的新興儲備貨幣,人民幣未來總體上會趨于走強。過去30多年里,凡是看貶人民幣、搶購并較長時間持有外匯的居民和企業,最終都蒙受了較大損失。近些年里,一些國際投機者試圖通過做空人民幣謀取暴利,事實證明他們嚴重誤判了形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外,正如央行副行長潘功勝所說,在匯率波動性增強的環境下,市場主體要樹立財務中性的理念。近兩年來,經過市場的教育和洗禮,** 企業的避險意識有所提升,但整體而言避險意識不強。企業在外匯市場的“裸奔”行為不僅在宏觀上因為市場主體的羊群效應,容易引起市場的共振,而且在微觀上使企業面臨很大的匯率風險敞口。所以隨著匯率形成機制的市場化,匯率的波動性逐步加大,企業的外匯管理應當堅持服務于主業,堅持財務中性的原則。運用外匯市場的工具開展套期保值,減少押注單邊升貶值的行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匯局:維護外匯市場穩定,保障外儲安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于下一步的跨境資金流動形勢,王春英坦言,非常關注中美貿易摩擦,未來的演變還需持續觀察。不過,過去幾年,外匯局在應對外部壓力方面進一步積累了管理經驗,也豐富了政策工具。未來將繼續堅持穩中求進的總基調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深化外匯管理改革,推動金融市場雙向開放。另一方面,維護外匯市場穩定,防范跨境資本流動風險,保障外匯儲備安全、流動、保值增值,維護** 經濟金融安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春英強調,總的來說,我國外匯市場運行密切相關的經濟基本面和政策基本面依然穩健,我國跨境資金流動和外匯市場運行有條件保持總體平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ww.utpj.tw轉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选五开奖结果